邵振刚:防疫“马拉松”背景下我国志愿服务的四个新变化

广告

如果把新冠疫情防控应急状态比喻作一场短跑,志愿服务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那么对于如今常态化防控来说,防疫工作就好比一场马拉松比赛,中国各地志愿者就是赛道上数量庞大的“参赛者”。 基于…

如果把新冠疫情防控应急状态比喻作一场短跑,志愿服务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那么对于如今常态化防控来说,防疫工作就好比一场马拉松比赛,中国各地志愿者就是赛道上数量庞大的“参赛者”。

基于新冠疫情的反复性、多变性和持续性,必然对我国“十四五”时期志愿服务行动方式、行动内容、服务供需、服务效能等方面,持续带来前所未有的新变化,新形态和新挑战。全国各地在2020年与新冠病毒“交手”至今将近2年,防疫志愿服务”应急与常态“的切换模式亦积累了不少经验,服务水平逐渐升级,但在2022年即将到来的大时代背景下,个人认为,除了由防疫志愿实践推动,并已呈现出志愿服务内容的供需产生变化、服务方式的信息化激增、社区应急管理的专业化参与等显著变化之外,整体志愿服务工作还有以下四点新变化,值得业界关注和志愿服务组织重视。

区域化开展日渐成为志愿服务行动范围的新则之一

由于疫情容易产生流动性、传播性等不可控风险,绝大部分的志愿服务行动都不可避免地在一定区域、辖区范围内开展,不少跨省越市的各类志愿服务普遍受到影响(团中央、教育部联合实施的”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等全国性行动例外),往年活跃度和显示度都甚高的支教服务,亦无法实现“诗和远方”兼得的服务目标,只能侧重在自身所处区域开展志愿行动。此外,即使志愿者在区域内开展服务,但也要视志愿服务核酸检测成本承担的情况而定,例如某高校团委书记在笔者调研时聊到,现在不敢轻易同意学生出去参加校外的赛会志愿服务,因为服务对象有不少来自外地,服务前的志愿者核酸检测是由主办方负责,但服务后回校前的梳酸检测,基本上没有主办方愿意承担,这无形中增加了高校支持学生志愿服务的成本负担,间接打击其参与志愿服务的积极性。因此,区域化开展,一方面是应对疫情的重要举措,另一方面也会带来服务行动防疫成本的现实考量。

   小组化实施将成为志愿服务行动方式的新风向标

防疫常态化状态持续之下,每次志愿服务行动不太可能重现过往集团式、团队化的人数规模(包括大型赛会志愿服务等大量使用志愿者的服务行动),组织化行动可能转变为小组化实施,并随之成为新常态。与之相对应的志愿服务需求,亦会伴随疫情反复,相应产生需求内容和数量的增加、需求时间和地点的增加,以及疫情防范二次风险的增加。可以说,不论是社区互助还是大型赛会,抑或新时代文明实践等各类型志愿服务在线下实施时,大概率以小组化规模为主。尤其是面向因防疫造成物理隔离的受助群体关爱帮扶类和文化传播类、政策倡导类等志愿服务开展时,志愿小组、小分队将成为每次志愿行动的规模形式。

重视保障、加强培训越来越成为志愿服务行动前的新标配

如果说,过往志愿服务发展是实践先于理论,那么,现阶段应对新冠疫情数度冲击以及应急防疫志愿者集结行动后,对于志愿者的保障激励、岗前培训等工作,将愈发引起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的重视。上岗志愿者的防护装备是否配置、基本防护意识和防护技能是否掌握、“谁使用,谁保障”、“不培训,不上岗”等现实问题,以及避免出现“只使用志愿者,不关心志愿者权益”等不良现象,都将促进志愿者保障和培训工作,被纳入到志愿服务管理部门日常筹备和运行状态的工作内容中,成为未来各类型志愿服务行动前的新标配。

志愿服务管理格局将进一步得到新梳理和新发展

在各地轮番战“疫”的系列志愿行动后,各个政府职能部门、基层治理机构、公益志愿组织、社会媒体等都或多或少地参与其中,分别发挥不同效能作用,这无形中夯实了志愿服务联动机制基础,同时也扭转了过往部分地方曾认为“志愿者、志愿服务工作只是共青团的事情”的误解现象。由精神文明建设单位指导、民政部门行政管理、工青妇残和科协文联等群团组织做好各自相应志愿服务工作的整体管理格局,得到进一步理顺,并引导志愿服务组织开展应对突发事件的志愿服务活动,接受政府设立的应急指挥机构统一指挥和协调。此外,在2017年《志愿服务条例》基础上,2021年各地已陆续完善制度建设,例如实施修订的《北京市志愿服务促进条例》《广东省志愿服务条例》《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志愿者联合会团体会员管理办法》等地方性政策法规。显而易见,未来志愿服务管理规范化、制度化的发展方向,势必呈现一往无前,快马加鞭的态势。

跑者在马拉松的过程中,无可避免会遇到“撞墙”的极点现象,但当你挺过这时光,将迎来终点在望的喜悦感。经此一“疫”,中国志愿服务领域增加了新成员,积累了新经验,也将带来新发展。洞察先机,洞悉变化,才能更好地践行中国志愿服务发展理念。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作者: 99公益网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