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帆:从0到1,孕育志愿服务公益创业“长青”的基因

广告

志愿服务公益创业是以解决或预防社会问题为使命,融合志愿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实现志愿服务可持续发展的创业过程。青年是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主力军,如何实现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永续发展,分享下…

志愿服务公益创业是以解决或预防社会问题为使命,融合志愿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实现志愿服务可持续发展的创业过程。青年是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主力军,如何实现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永续发展,分享下个人想法。

  一、筹资难:

  “柠檬”的公益资本市场

“柠檬”市场的概念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于1970年提出来的。“柠檬”表达的是“次品”的概念,“柠檬市场”即质量不高的二手品市场。从现状来看,当前的公益资本市场类似“柠檬”市场,资金供求质量是不高的。

第一,社会捐赠流向分布不均。公益创业资金供给方主要来源于三部分,政府采购、社会的捐赠或市场交易收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公益行业的发展水涨船高,捐赠总额逐年持续增长,这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这些捐赠的分配却令人担忧,形成了一种“虹吸效应”,基金会、慈善组织等机构获得了更大的蛋糕,而数量庞大的草根组织、民非团体却嗷嗷待哺,面临资金短缺甚至枯竭的现实危机。而且,这种“虹吸效应”已经呈现边际增强的趋势,导致草根公益组织筹资更加困难。这种现象尤其值得关注。

第二,资助型基金会太少。我国基金会业务模式有资助型、自营型和混合型三种类型。2018年11月由亚洲公益创投网络发布的《中国慈善行业调研报告》显示,我国8000多家基金会中,资助型基金会仅占1%。与我国相比,美国基金会的数量近万家,资助型基金占比约为92%。对大量公益组织而言,基金会应当是资源的供给方,承担资源池的角色。资助型基金会太少,显然难以满足公益行业乃至整个经济社会领域的公益发展需求,尤其不利于公益创业者的早期筹资。

第三,公益项目支出结构“两头大,中间小”。我国公益项目的支出形似“哑铃”,公益项目小额支出占主体,10万元以下占绝对比重。无疑10万元运营一个项目或一个组织是非常困难的,实践中弥补公益项目资金不足的可行途径是无偿的志愿服务。因此,在当前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在草根公益机构缺乏资金的背景下,志愿服务在公益创业中的作用是功不可没和不可替代的。

根据上述三点可以判断,我国公益资本市场是不健全的,表现为两类异常主体:一类是“不务主业”的公益基金。基于“分工出效率”,不同主体理应有不同的主业。基金会的主业是什么呢?因为筹款能力比较高,应该更多扮演资助者角色,资助那些在业务领域比较擅长的公益组织。这样互有分工,双向联动,形成合力,才会产生一个更好的行业生态。另一类是创业“维”艰的公益草根。“维”是维持,维持都很艰难,更别说“成长”。一边是资金相对宽裕的基金会,一边是需要资金支持的草根组织,两者没有形成有效匹配。经济学强调供求的有效性,是指供求既有意愿且有能力。一方面,有资金的基金会仅有供给能力,却没有意愿资助公益创业组织。另一方面,大量公益组织虽有强烈意愿筹集资金,却自身能力不足,结果事与愿违。因此,从需求角度,“打铁还得自身硬”,公益组织只有具备筹资能力、资源配置能力和生产能力,能力决定吸引力,公益融资才会有比较好的结果。

另外,公益组织还面临“委托人-代理人”风险问题。从法律性质看,公益捐赠合同是附义务的单务合同,公益组织受基金会所托,代理其创造社会价值的责任。在信息不对称条件下,柠檬的公益资本市场存在“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两大问题。一方面,逆向选择表达的是“劣品驱逐良品”,即获得融资的是那些组织能力不强的公益组织,能力上佳的公益组织会主动退出市场,造成成交融资额度“越来越少”。市场的“逆向选择”带来公益创业行业内卷式的、低水平的发展,这不是我们乐见的结果。另一方面,公益组织还存在偏移甚至违背公益使命的道德风险。比如,利用志愿服务的无偿性使用或借用,违背公共利益诉求,实现个人或组织的商业化利益,极大伤害公益组织的社会公信力。

归纳起来,创业难,公益创业更难。柠檬的公益资本市场造成了大量草根公益组织的内卷化和低质量发展,集中体现为公益组织筹资困难。

  二、能力弱:

  从0到1提高志愿服务组织的创业能力

什么是公益创业?史蒂夫·布兰克在《创业者手册》把创业定义为“假设和验证商业模式的过程”。这个定义非常好,一是突破了传统创业定义的单向思维,体现了系统化的模式框架。这里的“模式”是连接理论和实践的可操作系统。二是该定义区分了创业与传统管理的区别。从阶段来看,创业关注0-1,创意的实现过程,意味着模式的“无中生有”。管理关注1-N,意味着模式的复制和推广。因此,创业就是用系统化的思维去假设和验证商业模式,公益创业就是公益模式假设和验证的过程。

接下来借用PRIME框架来分析创业模式。

PRIME框架是商业实践的归纳,是商业逻辑的简要表达。根据创业元素分析,第一是产品(Product),回答“生产什么”这个问题,对消费者来说就是价值,即消费商品或服务获得的利益或好处。第二是市场(Market),回答“为谁生产”这个问题,涉及用户或客户。需要注意的是,客户未必就是用户,客户是付钱买单的,用户是产品或服务的实际使用者。第三是资源(Resource),回答“如何生产”这个问题,指创业所需要的生产要素。第四个是财务(Earnings),即从“收入-成本”视角考察经济上是否可持续。最后一个是机构( Institute),即统合创业模式的团队或组织。

不管是成熟阶段的大企业,还是新创阶段的小微企业,PRIME模式框架对其具有普遍适用性,但两者具有不同的创业思维,大企业适用“1-N”复制思维;小微企业适用“0-1”创新思维。美国Paypal创始人、Facebook第一位外部投资者彼得•蒂尔在《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这本书中提到,从0-1是通过科技来实现创新,从1-N则是通过全球化实现规模化的复制。从0-1意味着建立细分领域的局部垄断,这与李开复在《创业就是要细分垄断》一书中表达的创业思想是一致的。如何理解0、1和N?0指的是创意或机会,1是证实的商业模式,N是范式,是商业模式的复制或升级;落实到创业行动,0-1就是商业模式的设计和验证过程,1代表模式证实,就复制或升级;否则,模式不可行,证伪意味着放弃或调整。

相对于商业创业,公益创业面临着更为严重的“资源短缺”和“环境不确定”双重约束条件,遵循0-1的创业思维,践行“精益创业”和“效果创业”的方法和路径,有利于提高创业成功率,这基本是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共识。雷军创办小米适用“专注、极致、口碑、快”七字口诀,很好地诠释了0-1的创业理念。即专注于一种产品,把产品的某一功能做到极致,通过用户参与形成“病毒式”传播的口碑效应,同时快速迭代响应市场需求,形成排它性的竞争优势。

公益创业的价值取向是建立“专精特新”的“小而美”公益模式,从PRIME模式框架视角需要同时满足5个条件:一是精益产品,聚焦产品或服务的第一性价值,把该价值做到极致,足以解决受众群体的某一特定需求;二是利基市场,立足于某一区域的特定群体,集中有限的资源通过精细化服务提升市场满意度,唯有专注才能做得专业;三是资源网络,目的是建立可持续的资源体系,通过利益相关方的参与优化项目模式;四是成本承担最小化,“把钱用在刀刃上”,精打细算,拒绝浪费,即使创业失败,也能承受失败引致的经济风险;五是学习型组织,通过“干中学”、“学中干”不断提升组织能力。

根据迈克尔·波特的竞争优势理论,竞争优势的来源一是成本领先,二是差异化垄断。志愿服务组织遵循“0-1的创业模式”有利于维持成本节约,而且可以在特定地域或人群建立差异化垄断优势,提升品牌影响力,进而增强筹资吸引力。

  三、坚持3M原则:

  对青年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建议

从制度环境来看,志愿慈善领域相关法律法规的相继出台,今年中央提出“促进共同富裕,有效发挥公益慈善组织在第三次分配中的作用”。可以合理预期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外部环境会越来越好,这将极大地释放民间公益组织的创业活力。作为志愿服务公益创业的从业者,应当正视志愿服务公益创业能力的短板,补能力短板,担时代大任。

第一,以追求社会价值(Moral )为中心。志愿服务公益创业是社会使命驱动,社会价值是公益创业者的中心价值,更是撬动社会资源的重要杠杆。违背或者偏离社会价值,引发道德风险,甚至信誉崩盘,这是志愿服务组织不可承受之重。

第二,发挥志愿机制的徽章(Medal)功能,激励更多青年参与志愿服务。志愿服务是星星之火,无偿的志愿服务不仅缓减了公益创业资源的不足,专业志愿服务更是公益创业项目的重要来源。因此,健全志愿服务的徽章Medal 机制,鼓励更多的青年通过志愿服务培植道德资本,在“职业道德失灵”的劳动力市场增强职业竞争力。

第三,发挥市场机制(Market)的积极作用,更大程度实现经济独立。市场机制要求落实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同时通过竞争、价格和供求的作用,实现优胜劣汰,优化资源配置效率。因此,公益组织在不丧失社会使命的前提下,应当高度关注市场信号,通过市场交易获取收入保持经济上的独立性,良好的自我造血机制是公益创业组织经济独立的重要保障。

作者: 99公益网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