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姐妹双双确诊听障,她们奔波2千公里只为重回有声世界

广告

残障儿童,让人心疼又遗憾的一群孩子,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最新报告估计,全球有近2.4亿的残障儿童。在我国,每100个儿童中就至少有2名残障儿童。而有些残障,因为不“明显”往往更容…

残障儿童,让人心疼又遗憾的一群孩子,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最新报告估计,全球有近2.4亿的残障儿童。在我国,每100个儿童中就至少有2名残障儿童。而有些残障,因为不“明显”往往更容易被忽视,比如听障儿童。根据《中国出生缺陷防治报告(2012)》数据显示,我国0-6周岁听力障碍儿童有80万,每年新增患儿3.5万。跟所有的小朋友一样,患有听力障碍的孩子,也应该享有教育、享有快乐童年、获得社会保障的权利。听力障碍儿童尽早植入人工耳蜗或助听器,及早有了“小耳朵”,并加以专业的康复训练,就能回归到有声的世界,重新享有“听”的权利。

两次静音的打击

在浙江台州的小乡村,一对小夫妻在期盼了5年后,终于要迎来自己的宝贝,即便孕期艰难,爸爸妈妈依旧非常激动。然而,迎接新生命的喜悦被突然冲断,女儿思涵出生后被确诊为先天听力障碍。“我们真是崩溃了,当时真是不知道听力不好也是会遗传的。”原来思涵的爸爸和叔叔听力不太好,可是叔叔家的孩子听力是正常的。家里慢慢接受着现实,在思涵一周岁的时候,本来对孕育新生命已经不抱希望的妈妈发现有了二宝。“实在不舍得打掉这个小生命。”几经考虑,妹妹晨析来到了这个世界,可是,晨析的小世界也被按下了静音键。

两千公里的奔波

因为当时周边环境对于佩戴助听器还存在不理解,为了不让孩子受到歧视,思涵直到两岁都没有进行任何的干预。在一次偶然的检查时,医生说不能再耽误下去了,错过最佳康复期孩子会更加艰难。姐妹俩的爸爸妈妈以务农为生,身无长技,为了挣钱,爸爸早出晚归找零工,收入不稳定。当听说妹妹需要植入人工耳蜗时,20多万元的费用让全家陷入无助,多方打探得知北京医院更权威,于是全家奔波到北京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是,姐妹俩佩戴助听器就可以,这让紧张的夫妻俩稍稍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高昂的费用又将他们打会原地。“即便是助听器,也是一大笔钱,孩子们的助听器也是东拼西凑才佩戴上。要医生说,思涵来治疗的都有些晚了。”姐妹俩的妈妈在得知辽宁省鞍山的一家康复幼儿园很不错后,全家便来到了鞍山,在康复幼儿园附近租房,开始进行康复训练。

两份希望的负担

爸爸肩负承担着房租、生活、康复费等所有开支的重任,拼命打工挣钱,妈妈因为在孕期时候患上了关节炎,至今难愈,又因要陪伴两姐妹进行康复,只能抽空做小时工贴补家用。妈妈说,姐妹俩的爸爸每天都带着深深的愧疚,连做梦都想着怎么能多挣钱,能让孩子能像正常的小朋友一样。刚进入康复幼儿园,姐姐思涵总是哭着找妈妈,别的小朋友游戏的时候,她也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老师在进行发音训练时,她的声音也是非常的小。妹妹晨析进行康复时候,还穿着纸尿裤,因为不会表达,遇到稍有不顺心的事情,就用哭来解决,还要等自己哭够了才可以。康复老师说,两个孩子的康复最好不要中断,要坚持下去就会有效果,特别是妹妹,比姐姐开始康复的早,效果会更加明显的。然而,姐妹俩康复训练的费用像两座大山,让这个家得不到一刻喘息。“孩子可以跟普通人一样”这个希望变成了沉重的负担,不稳定的收入让姐妹俩的康复随时面临中断。

两份及时的支持

今年初春,爱乐融聆听计划资助两姐妹每人一年的康复费用。

七个多月的康复时间过去了,现在的思涵在班级中俨然已经是一个“大姐姐”了,每当小朋友在生活中或学习中遇到困难时,她都会冲在第一位,为他人排忧解难,与小朋友相处的非常融洽。性格也变得开朗了许多,遇到难题会主动寻求老师的帮助,还能和爸爸妈妈主动提出自己的要求。晨析现在的语言年龄已经达到3岁标准,几乎跟同龄孩子没有差别。老师评价现在的小晨析是一个既乖巧又懂事的好孩子,小脾气也改变了好多,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来上学,现在更是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是一个十足的“十万个为什么”。

思涵和晨析姐妹俩,终于获得了“听”的权利,获得了“说”的自由,爸爸妈妈期待孩子“像普通的孩子一样”的愿望,也终于得以实现。

带着“小耳朵”的孩子们,其实没什么不一样,就像近视的孩子需要配戴眼镜可看清世界,听障儿童需要助听设备来聆听世界。相信在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关爱下,会有越来越多的“小耳朵”回归到有声的世界,享受本应该享有的权利。

作者: 99公益网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